龙是传说中能兴云作雨的神异动物,在封建王朝又“是皇帝的象征,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常州别名“龙城”,沾了一点龙气,这无疑是十分吉祥而又值得荣耀的。但龙城之名始于何时,由何而来,至今尚无定说。
    据史料记载,明隆庆六年(1572年),常州知府施观民在今局前街小学校址建龙城书院。书院取名龙城,可见在400余年以前,常州就有龙城之名。唐代诗人王昌龄有“但使龙城飞将在”(《七绝·出塞》)之句,可见,全国有龙城之称的决不止一个,关于龙城由来,一般是依据“地有龙形,故曰龙城。”这就为考证常州龙城由来提供了佐证,常州历代为郡、州、路、府治,地位重要,但地形并不具所谓龙形。龙城的由来很可能与城垣有关。常州从晋大康年间筑城起到明洪武二年的1080余年中,先后修筑过四道城垣,即内子城、外子城、罗城、新城。前二道城垣似与龙形沾不上边,而后二道城垣虽不具龙形,却十分象龟形。罗城的龟头伸在朝京门外原石龙嘴处,龟尾在今水门桥的通吴门。而1369年所筑的新城,更象一只昂首爬行的乌龟。新城初建于明初,将罗城的东、南、西三面收缩。时有七个城门,后废怀德剩六门。北面青山门处似龟的头部,南面的德安门处似龟的尾部,东北面的和政门(即小北门)、西面的朝京门(老西门)似龟的两只前爪,西南面的广化门、东面的通吴门(时已移至今东吊桥西)似龟的两只后趾。青山门外一个半月形的瓮城,似为龟的食盆,青山门附近有两口水井似龟的双眼。一个活脱脱的龟形城垣。古云:龟为龙种。不直称“龟城”而称“龙城”,我们的前人确是“苦心孤诣”,妙趣横生了。清光绪《武阳志余》载:“吾郡古号龙城”。若此说成立,龙城之名,至迟也始于明代初期。 
    关于“六龙城”传说。明代邹忠颖《高山志序》曰:“六龙阴聚于毗陵。右以铁瓮诸山,左以利城诸山,若东西户屏。”这是从地形上说常州是藏龙之地。“六龙阴聚于毗陵”,出自常州民间流传的一则神话。传说盂河西北的九龙山上有一古庙。一天,庙里的当家和尚弘智梦见一山神对他说:“我是九龙山的山神,是东海龙王的九太子,与八位兄长镇守这一带群山。最近,八位兄长要来侵占我的山头,将有一场恶战,请你率全庙僧众,鸣金击鼓,助我取胜。”过了两天,正是五月初五,天空乌云骤起,狂风大作,似有龙形翻滚,弘智率众僧击鼓撞钟,念佛诵经。约莫半个时辰,风停云散,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当晚,和尚又梦见山神对他说:“多亏你金鼓相助,今已得胜。现在两条为首的恶龙已逃往宜兴山里,其他六条龙已去郡城,请你前往郡城安抚,希望他们安居乐业,为民造福,每年五月初五,可在云溪相聚”。郡城百姓得知此消息后,于每年端午建造六色龙船,在白云溪竞渡。清洪亮吉《外家纪闻》载,每年端午节前后,白云溪一带有龙舟竞渡。城内是五色龙,东门是大、小青龙,西门是金龙和白龙,北门是乌龙。幡伞飘扬,锣鼓喧天,六条色彩艳丽的龙舟,在溪流中穿梭荡漾,争相辉映。他的《云溪竞渡词》中还有“自古兰陵号六龙”之句。
     在常州市区,带有“龙”字的地名也很多,例如龙游河、龙游路、龙游桥、青龙港、青龙路、青龙港路、青龙港桥、化龙卷、飞龙路、乌龙庵、卧龙湾、龙城里、龙船洪、龙港桥、龙阳桥、毛龙桥、九龙桥等。这是否也与龙城之名有关呢?
     常州,与龙结下了不解之缘,60年代初,曾把灯芯绒生产的专业化协作取名为“一条龙”。在灯芯绒一条龙的启示下,又先后组织卡其、花布、手扶拖拉机、半导体收音机、塑料、玻璃等8条“龙”。到1978年时,市区发展到16条“龙”,“龙”内企业达150多家,占市区工业企业数的38%,产值的48%。80年代初,“一条龙”组织又向科研领域扩展。正是群龙飞舞,舞出了常州工业的腾飞。现今的集团、群体就是在当年“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工业生产上的“龙”成为龙城新的佐证,也使龙城有了新的内涵。龙城之名必将继续流传下去。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