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荟萃说常州

  

              ——八邑名都让国家风玉局风流春秋淹城“学习型”城市

  

常州市副市长周亚瑜

    常州,是一座有着2500余年方案记载史的古城。它左携长江,右揽太湖,紧依京杭大运河。如此亲缘,造就了她的物阜民丰;它东邻姑苏,西睦金陵,北指维扬,南叩杭城。如此众望,呵护了它的文采风流;它沃野平畴,几无丘壑。如此旷达,修养了它的坦荡情怀。似乎可以这样说:地域形貌所在,也正是它的神韵所在。

  常州自西晋以来,历为郡、州、路、府、署的治所,曾有过延陵、毗陵、晋陵等旧称。作为吴文化主要发祥地之一和中国近代工业发祥地之一的常州,素有“三吴重镇”、“八邑名都”的盛誉。而“星象聚文昌”更是对她人文荟萃的褒扬。

 江山代有才人出

  魏晋南北朝期间,昭明太子蒹统编篡了中国第一部文集《昭明文选》,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在常州完成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心仪于常州的人杰地灵,曾11次来此客居。并两次上表朝廷“乞居常州”。最后终老于城中的藤花旧馆。明代抗倭名将唐荆川,可谓文韬武略,在文学上作为“唐宋派”的中坚,与归有光、王慎中并称“嘉靖三大家”,其《信陵君示救赵论》一文,被收入《古文观止》。同在明代,另有一位常州人陈济,主编了我国最早的大型百科全书《永乐大典》。而更可印证常州人文盛况的是从隋唐开科取到清末的1300余年间,常州先后出了1548名进士,其中9名状元、8名榜眼、11名探花。富有传奇色彩的是:宋大观三年(公元1109年)会试天下贡士,一科300名进士中,常州独占53名。
    及至清末,文风尤甚。诗人赵翼在考取状元后,被乾隆帝以“赵翼虽好,但江浙多状元”为由,将状元调包给了陕西王杰,让赵翼屈居探花。但丢了状元的赵翼却名声不减,其“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光焰雄放至今;另一位诗人黄仲则虽是耿介布衣,却赢得了“清代第一诗人”的美誉;常州画派创始人恽南田以没骨花卉独树一帜,高踞于“清初六大家”之列;还有舆地学家、中国最早的人口论学者洪亮吉,目录学家孙星衍,训诂学家段玉裁,园林建筑大师戈裕良等,都为常州的人文史册增添了光彩。当其时,具有全国影响的学术流派也各抱地势,纷呈而出,以庄存与为代表的常州学派(即今文学派),以恽敬、张惠言为代表的阳湖文派,以张惠言、张琦兄弟为创始人的常州词派,以恽南田为代表的常州画派,以费伯雄、丁甘仁等四大家为代表的孟河医派,均名重当时并流芳后世。难怪清代著名思想家、诗人龚自珍要由衷慨叹“天下名士有部落,东南无与常匹俦”了。
     近现代的常州依然名人辈出。实业家盛宣怀、刘国钧,史学家屠寄、吕思勉,谴责小说家李伯元,语言学家赵元任,数学家华罗庚,现代戏剧家洪深、阿甲,国画大师刘海粟,书画鉴赏家谢稚柳等,都在各自的领域领域里成就卓著,影响深远。与此同时,风起云涌的中国革命,又为常州造就了一大批名垂青史的志士仁人,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是瞿秋白、张太雷、恽代英、李公朴、史良。
     常州这块俊彩星驰的热土,其人文精神也独具魅力:为经世济民而不懈求索,为内忧外患而投袂而起,为艺事学术而坚执不辍。作为每一个个体来说,无论闻达与否,都清廉自守并刚正不阿,都情怀豁达但不事张扬。友朋兄弟之间谦和礼贤之风蔚然。最典型当属季札让国了,季札是春秋时期吴王寿梦的第四子,他博学多才,志趣高洁,待人宽厚,曾三让王位,后封于延陵。故常州历代先贤都以此“让国家风”为范。而清代诗人黄仲则病逝于山西,其好友洪亮吉闻讯后从西安赶赴运城料理后事,并千里奔波亲扶灵柩回故乡的动人故事,也足以感天泣地。另有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常州的私家园林所取之名都谦逊得可以,如“近园”是近乎于园了,“意园”是有园的意思了,“约园”是约略像园了,“未园”则是尚未成园呢!由此我们不由浮想连翩,并有必要追补一句:常州有人文精神,与“梅、兰、竹、菊”的风骨实在有一种天然的默契。

 文脉也与水相伴

  风骨于内,则神韵于外。常州的人文遗迹众多。首推当是文笔塔了。该塔始建于南齐年间,迄今已有1500多年历史,它七级八面,高近50米。该塔的得名无疑与常州的文风昌盛有关。与文笔塔咫尺相望的红梅阁,建于唐昭宗年间,它飞檐翘角,雕栏玉砌,建筑风格古朴厚重。少年时代的瞿秋白和张太雷常来此游玩,并在梅花丛中互励青云之志。出阁数百步,即有“东南第一丛林”之称的千年古刹天宁寺,其大雄宝殿极其壮观,门楣下高悬着由乾隆帝御笔亲题的“龙城象教”匾额。出天宁寺向东,是苏东坡当年11次来常舣舟上岸的东坡公园,舣舟亭翼然,洗砚池澹然,御碑亭默然。乾隆怀仰苏子之心可谓赤诚,“玉局风流”四字御笔当是率性直书。从舣舟亭畔的码头登舟,沿古运河上溯,片刻间就到了曾盛极一时的篦箕巷。篦箕巷之名源于梳篦。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常州的梳篦一直是中国篦箕业的翘楚,二十世纪初在国际上就享有盛誉,1910年,南洋大臣物产会、南洋劝业会分别授予常州梳篦金质奖。1915年,巴拿马和平博览会上又获得银质奖。1926年,在美国政府为纪念美国独立150周年而举办的费城国际博览会上再获金质奖。故“篦梁灯火”在常州人的情怀里璀灿至今,更有临河而踞的“毗陵驿”碑亭,除了让人遥想当年舟楫之利、商贸之兴外,还不得不对千古名著《红楼梦》再作惊鸿一瞥:第120回中,贾政与贾宝玉所见的最后一面,就安排在毗陵驿。
    作为典型的江南水乡,常州的文脉也与水相伴相随,其浓墨重彩之外是青果巷和白云溪。青果巷紧依市河,是一条书卷气飘逸的幽深长巷,明清两代,这里就出了近百名进士。唐荆川、瞿秋白就出生于此,盛宣怀、赵元任则在此祖辈世居,李伯元则是从山东迁居而来。白云溪在明清时期则进士成群、大家云集,有“半湾都是诗人屋”之称,从1643年至1754年,竟有4人在科举场上夺魁,平均全国9位状元中,就有1位受益于白云溪的云蒸霞蔚。赵翼的“湛贻堂”、恽南田的“瓯香馆”、黄仲则的“两当轩”也都曾座落溪畔,与苏子终老的藤花旧馆隔溪相望。
    也是因了水的缘故,成就了我国现存最古老、最完整的古代地面城池遗址,它就是位于常州城南7公里处的春秋淹城,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相传它是西周时期奄国君主所建。奄君败于周成王后,率残部逃到江南,在此凿沟为堑,堆土为城。其独特的三城、三河型制举世无双,令人叹为观止。淹城最惊人的发现,是整段楠木、柏木被火烧烤后用斧凿制成的四艘独木舟。其中最完美的一艘长11米,堪称“华夏第一舟”,现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极具考古价值与史料价值。
    常州作为一座江南文化城,其人文积淀之深厚、历史遗存之丰富,使每一位踏访常州的专家、学者都为之击节:平旷中有如此奇崛,浅近中有如此深湛!它集约了吴文化的全部精华部分,玉树临风地婉约了数千年。它又不仅仅是婉约,与金陵文化的交融,与维扬文化的沟通,滋育了它兼收并蓄的博大胸怀,也激发了它无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稍一纵情,就有了金戈铁马式的豪放。
    如今的常州人,在创造性思维上也是无愧于历代先贤的。尤其可贵的是,常州人在思维既定后敢于创造又善于创造。天目湖、恐龙园等可为范例,天宁宝塔、大学城可为新的实践。在争创与经济发展相适应的文化名城和建设“学习型”城市已成为常州人共鸣共识的今天,常州人凭着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更是充满着骐骥一跃的自信。就让江河之水继续为媒,太湖碧波再次作证吧!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