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地名与宋代文化

  探寻常州的老地名,人们会发现,很多都是来自宋代,经千年而不改。千年延续下来的地名,能从一个侧面说明常州的历史,能让人感受到大宋的繁华至今留有余韵。

  两宋时代虽然有外族的虎视,但作为中古中国的黄金时代,宋代在经济、文化上的成就非凡。历史上常州城垣最大的时期就是在五代到两宋。杨吴天祚二年(936年),刺史徐景迈再次展拓常州城垣,他索性夹运河而筑城。城垣周回27里37步,高2丈,开9门,外仍有壕,为宋代全国第四大城,这座大城称为“罗城”。在这座罗城范围内,许多地名逐渐养成。

  常州的地名与宋代年号有关,如元丰桥,始建于唐如意元年,宋元丰年重修,故名。现在其附近有元丰苑,是老城区较为高档的住宅区。天禧桥就是弋桥,唐如意二年建,北宋天禧年重修,现在该地方附近有天禧星园,算是对老地名的传承。太平桥,位于原太平寺前,这太平兴国寺是这样来的,宋太宗曾于太平兴国三年三月,敕"太平兴国寺"的寺额予天下无名寺院,这座桥就是那时才有的这个名。

  常州的地名与宋代科举制度有关,如双桂坊、椿桂坊、早科坊、兴贤巷。其中双桂坊原称来贤坊,在宋代,曾有两对常州兄弟同时考中进士,于是此街更名为“双桂坊”。椿桂坊也是常州有近千年的古街,北宋时居住在此的太傅张彦直的四个儿子相继登科考中进士,郡守徐申便以五代时窦燕山五子登科“灵椿灵桂”为典,在这条街上建造“椿桂坊”以示纪念。直到现在,常州还有不少新地名使用“桂”字,如靠近西新桥的椿桂园,房地产项目桂花园。一些楼盘虽然不带桂字,但也想方设法往书香、科举层面靠,如上书房、书香门第。某种程度上,这是对常州历史文脉的形式上的传承。

  常州的地名与宋代官方文化、名人文化有关。如北尉司路,广化桥的原名也叫尉司桥,这是由宋代晋陵县尉官名而来;玉隆观弄,由宋代玉隆祠而来;鸣珂巷,其名来自于宋代参政知事张守家族居此,珂是一种像玉的石头,古代常用作马头装饰物,这个地名显示出了达官贵人的气派;半山亭这个地名与宋代的常州知州王安石有关,王安石号半山,此亭乃是纪念性建筑;荷花池在宋代就有苏东坡、张守等名人居住;登省巷与宋代状元霍端友有关;正素巷和北宋正素先生张举有关,他家住此地,巷因而名之;十子街与北宋名人常州邹浩的祖先有关;周线巷据说与南宋学者周孚先、周恭先兄弟有关。

  常州的地名与宋代宗教文化、市民文化有关,如石柱弄、正觉寺弄、天王堂弄、大庙弄(小庙弄是清代地名,大庙弄与宋代州城城隍神有关)、仁寿里、真武庙。其中可以找到佛道等宗教性地名。结合前文提过的太平桥,此类地名,大致可以反映当时人们的精神生活,可见当时宗教生活之丰富。  还有不少地名掩埋在历史的尘烟中,没有流传下来。比如罗城与新城(明初所建)间的一大块空地,想当初也应有不少宋代地名,只可惜蒙元的入侵,文明毁灭。文天祥《过常州》诗中写道“山河千里在,烟火一家无,壮甚睢阳守,冤哉马邑屠。”这是他在驿桥边看到常州到处是断垣残壁、尸骨无人掩埋的场景,心中感叹华夏的灭亡、家国的破灭。常州人应在城市中建文天祥诗碑,纪念这一历史悲剧的。宋代常州的繁华,自蒙元屠城之后,从此成为千古绝唱。蒙古人不重视筑城,常州城墙在元代十分残破,只有后来到了元晚期,农民起义军兴起,罗城不得不修,但整个元代常州城市并没有恢复到宋代水平。到明代,27里多的罗城一下子收缩到了10里多,其中原因,不难解释。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