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典》迎来 30岁生日 修订将至第5版

昨天,《现代汉语词典》迎来了 30岁生日。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这部工具书历经4次修订,于1983年、1989年、1996年、2002年正式出版了不同的版本修订本、增补本,在我国内地发行量累计已达4000余万册。

   从孕育、诞生,到一天天长大,《现代汉语词典》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和智慧。早在 1960年,吕叔湘先生主编的“试行本”首次面世。1961年丁树声先生接任主编,1973年出版内部发行本,成为真正意义上对读者的第一次发行。目前,第五版修订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走过 30年的一部词典,在读者的心目中拥有天然的亲近感。中央电视台播音员李瑞英说,有一些主持人明明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偏偏要盲目模仿港台腔,显得不伦不类。为了方便聋哑人收看,许多电视节目都打上了字幕,但字幕中的错别字屡见不鲜。《现代汉语词典》是电视工作者离不开的案头书。景山学校六年级学生宋佳逸说,无论我房间内的书柜内容怎样变化、更新,《现代汉语词典》始终稳居其中。我在7月5日《北京晚报》读到一篇关于希腊夺得欧锦赛冠军的报道,题目是《黑马是怎样跑到终点》,为什么叫“黑马”,我不明白,直到翻开“老朋友”,看到注解“黑马——比喻实力难测的竞争者或出人意料的优胜者”,我才顿悟。

   《现代汉语词典》时时勾起人们的美好记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齐莺回忆道,上小学时,因为平日喜欢朗诵,学校的语文老师经常鼓励我去参加普通话比赛,从学校到地区,从市里到省里,竟然一路赛到了北京。 1979年,我到北京参加第五届普通话教学观摩大赛并获奖,比赛的奖品就是《现代汉语词典》,那时我10岁,至今还清楚记得接过这部厚书的兴奋。有了这位“老师”,学起普通话就更加如鱼得水。

   一部中国汉语词典同样为国外人士钟爱。日本大阪外国语大学教授古川裕说,我从教一年级学生学 b、p、m、f汉语拼音开始,到给研究生讲授汉语语法研究专题课,每次备课都要向《现代汉语词典》请教。我发现不是我一人这样,我到我的老师、大阪外国语大学老校长伊地智家帮助工作时,发现他书桌上总放着几本不同版本的《现代汉语词典》,而且本本几乎都被老师翻烂了,有的连书皮都没有了,补上的封面又好像进行过修补。

   这部长盛不衰的词典也使学术界反思不断。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沈家煊认为,《现代汉语词典》凝聚了吕先生和丁先生等多人的心血和智慧,他们精益求精的治学态度令人尊崇。再看今天的辞书市场,有些不具备辞书出版条件的出版单位紧着跟风;有的受辞书市场的利益驱动,粗制滥造,贻害读者。而这恰是老前辈最不愿意看到的。 (来源于中华网)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