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人说普通话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属吴方言的常州话与普通话有明显差异,尤以语音差异为甚。常州人学习普通话,必须从语音、语汇、语法三方面加以规范。

    一、 语音

    (一)声母方面,主要是要能区分平舌音z、c、s和翘舌音zh、ch、sh;能区分r和l。首先要学会发翘舌音zh、ch、sh、r,其次将要能记住读这些声母的常用字。记忆的方法很多:

    1.掌握一些声母与韵母的配合规律。

    普通话声母z、c、s不与韵母uɑ、uɑi、uɑnɡ相拼,所以下列汉字的声母都要读成翘舌音:抓、爪、刷、耍;拽、揣、摔、衰、率、帅、甩、蟀;装、庄、妆、桩、撞、壮、幢、状、窗、床、闯、创、疮、怆、双、霜、孀、爽。

    而翘舌声母sh不与韵母onɡ相拼。所以,送、松、耸、宋、颂、诵、怂、崧、嵩、凇、悚、竦等字都读平舌音。

    2.记少不记多。普通话里平舌音声母的字较翘舌音字少,我们可记住少量的平舌音字,来帮助分辨翘舌音字。如z与en相拼,共两个字,常用的只有一个“怎”,其余的就读zhen --真、镇、阵、震、珍、枕、振、斟;s与en相拼,只有“森”,其余都读shen--身、伸、深、婶、神、审、申、沈、渗。

    3.利用普通话与方言的语音对比进行记忆。常州话里说与“治、朝”声母相同的字,到普通话里都读翘舌音:成、乘(乘法)、城、程、呈、臣、晨、陈、传、椽、仇、稠、酬、筹、迟、池、除;植、直、秩、稚、宙、赚、传(传销)、丈、郑。

    4.利用汉字的声旁进行类推。汉字大多数是形声字,可以利用这一特点记忆很多常用字。如以“中、主、长、召、直、昌、成、少、生”为声旁组合的字读翘舌音。

    5.普通话里的r声母字在常州话里较为复杂,如在“让、软、闰、瑞、荣、融”等字有三种不同的声母。而普通话里l声母字在常州话里也一定说l,如林、乱、路。因此,当我们说普通话不能确定是l还是r时,我们可以利用它们与普通话的不同演变进行辨别。

    (二)韵母方面,主要是能分辨清楚前鼻韵母in、en 和后鼻韵母inɡ、enɡ。

    辨别记忆的方法主要有两条:

    1.掌握声韵配合规律。d、t、n、l除常用字“嫩”(nen)外,其余都与enɡ相拼。d、t、n除“您”(nin)外,其余都与inɡ相拼。

    2. 利用形声字声旁类推。例如,声旁是“生、风、登、曾、正、争、平、星、青、宁、
竟”的字,读后鼻韵母。

    3. 常州话里的“风、逢、猛、梦”等字,到普通话里都改说后鼻韵enɡ。

    复韵母也有变化,要注意。常州话里有些说ei韵母的字,如“后、猴、抽、欧、州、手、收”等,到普通话里应改为ou;有些说ɑi韵母的字,如“悲、背、每、培、对、队、推、退”等,到普通话里应改为ei 或ui。

    (三)声调方面,主要是避免说短促入声,如“一、十、个、急、国、刻”等都是入声字,说普通话时要改为普通话的声调。其次,常州话有7个声调,普通话只有4个,要注意它们之间的一些对应规律。

    二、 词汇

    常州话方言词汇与普通话有许多不同,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分别用不同的词表达相同的对象和概念,这种差异最显著。

    [常州话] [普通话]

    干面--面粉

    胖肉--肥肉

    鸡婆--母鸡

    早花--虾

    寒豆--豌豆

    长生果--花生

    角落头--角落

    酒塘--酒窝

    谗吐--唾沫

    济手--左手

    波--走

    换--扔

    哈--打

    齐巧--恰巧

    来士--能干

   (二)字形相同,意义所指有差异。使用这类词时要注意词义,不要混用。

    巴结--[普通话]指趋炎附势、讨好奉承。
          [常州话](1)与普通话相同。(2)努力的意思。

    馒头--[普通话]一种用发酵的面粉蒸成的没馅儿的食品。
          [常州话](1)与普通话相同。(2)包子。

    逃--[普通话]逃跑、逃走、逃避。
        [常州话](1)与普通话相同。(2)跑。

    这类词还有“面、阿姨、亲娘、姑娘”等。
   (三)同字异序词,方言与普通话字形相同,词义相同,但语序不同。

    [常州话] [普通话]
    亮月--月亮

    弯转--转弯

    闹热--热闹

    欢喜--喜欢

    三、 语法

    常州话与普通话在语法结构上的差异不太大,但仍有一些要注意。

    (一)词语习惯搭配不同:

    吃:[常州话]吃饭、吃烟、吃茶、吃酒。
        [普通话]吃饭、抽烟、喝茶、喝酒。

    落:[常州话]落雨、落雪。
        [普通话]下雨、下雪。

    长:[常州话]他长得长。
        [普通话]他长得高。

    细:[常州话]个子细。
        [普通话]个子小。

    (二)句法结构稍有差异:
    状语位置不同:如

    (1) 火车到快了--火车快到了。

    (2) 三个钟头快了--快三个小时了。

    补语位置不同:如

    (3) 我拿它不动--我拿不动它。

    (4) 我碰他不着--我碰不着他。

    宾语位置不同:如

    (5) 拨张纸头我--给我一张纸。

    (6) 我饭吃过了--我吃过饭了。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