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尊重母语是莫大悲哀,教育专家对语文课双语教学提出异议

  “我们的教育现在得了两种病,一个是‘多动症',花样不断翻新,搞形式主义;一个是‘浮肿病',好大喜功。现在学生不喜欢语文是一种悲哀,这与我们的导向和指挥棒有关,我认为是高考制度的问题。”目前在《中文自修》杯上海市第16届中学生作文竞赛决赛后举行的研讨会上,著名教育家吕型伟对当前基础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吕型伟说,现在人们对语文教学议论最多,意见最大。现在多了一门“双语教学”,我很不赞成这种提法,双语教学其实是外语教学。不赞成这个提法的人不少。现在找工作对英语的要求很高,母语倒反而无所谓,这是什么道理?他说,“1989年我有幸参加联合国教课文组织召开的一个20多个国家的专家会议,会上谈了一个问题:信息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非常频繁,阻碍人们交流的就是语言和文字,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语言文字怎么办?有语言学家提出一种方案:世界上哪种语言使用人数最多就推广哪种语言,结果统计中文是16亿人,而英语不到6亿人。但中文实在太难学了,最终会议只能做出决定:各国在强调母语的同时尽可能多学一点别国语言来过度一下,将来总要走到文字统一的。现在的趋势是中文随着我们国家不断强盛,肯定会发展壮大。”
   杨浦高级中学名誉校长于漪指出,如今的语文教育都是以高考为指挥棒我觉得语文是非改不可了。对自己的母语没有感情不要学习,还算什么中国人我有一次看到小学语文要用英语来教,还美其名曰“双语教学”,我说这种做法比殖民地还要殖民地。我们应当有这样的教育理念:语文教育是培养我们的民族情结、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一种手段,而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语言工具。母语和学生之间的联系是一种亲情的联系,而我们现在的人对自己的母语如此不尊重,真是莫大的悲哀。
   华东师大中文系名誉系主任徐中玉教授认为,古人的作品,能够用那么简单的文字表达出那么丰富的感情和思想,而今天的风气却使许多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到谁都不懂,我看了就不舒服,没有把事情说清楚没有什么新意。今天的教育从内容到表达方式都是教条,我们指责老师还不如指责这个教学的大环境。
   国家语文教程标准研制组组长、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巢宗祺说,语文除了培养学生听说读写能力,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文化心理的塑造,搞母语教育就是要培养学生这样一种民族的文化心理,当然也要有一个多元的心态能够接受不同的文化。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