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妞也可入词典?媒体呼吁讲究语言品位

  媒体近日披露,作为所谓“20世纪90年代以来进入社会生活的新词”,“包二奶”“泡妞”等词被收进新版《新华新词语词典》。解放日报今天刊出题为《讲究语言的品位》的评论文章,对此提出两点疑问:其一,人们确实无法将代表负面现象的词汇“从人们口中除去”,但不能“从人们口中除去”的词汇,是否都有理由收入词典?若这种说法能够成立,“狗日的”等污言秽语,不都可以进词典了吗?其二,语言是人类思维、表达思想、传递文明的手段;词典是汇集语言中的词汇,向人们提供释义与相关信息的工具书,既然知道有些词汇传递的是负面信息,怎能说在编纂词典时,不需要对入选词汇承担社会导向和道德评判责任?
   文章指出,语言是没有阶级性的,但它有高雅与低俗、文明与野蛮之分。有些词语带有明显的“流气”或“江湖气”,如“搭脉”(试探)等;有些反映了某种不健康的社会心理和价值取向,如把离婚称为“解套”;有些反映了一种缺乏文化品位的不正规,如有的年轻人形容某一事物好,肚里却没有词,便用“嗲,瞎嗲”“酷,酷毙”“不要太好”来表达;还有一些明显带着港台俗文化的影响,如“帅哥”“美眉”等等。这些词语的消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不能当作“新词语”全盘照收,推波助澜地随意使用,必须认真研究分析并对人们进行引导。如果因一些词语在一部分人中流行,便将其当作“新词语”,不加选择地在报刊、书籍中使用,甚至编进词典,就会使这些词语“定型化”,甚至变成权威认定的正规词语,在社会生活中推而广之。文章强调,语言的文明与纯洁,是民族文明素质的重要标志,是先进文化的重要体现,语言应当讲究品位。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