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科技学院 朱晓芹

  方言,也叫地方话,简单地说,就是某一区域内约定俗成的“共同语”。在我国,汉语是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然而,同样的汉语,用各个地区的方言讲出来,却是千差万别,千奇百怪,于是,便常常闹出许多误会和笑话来。

  说某君到常州出差,路遇一妇人在河边哭喊:“我的孩子掉水里去了!我的孩子掉水里去了!”他大惊失色,忙奋不顾身跳入水中,捞了半天却只捞到了一只鞋子,举起问妇人:“哪里有你的孩子呀?”妇人见鞋,喜道:“那不就是我的孩子嘛!”原来,当地的方言里管“鞋子”就是念作“孩子”的,哈哈,不知那为了一只鞋子成了“落汤鸡”的“某君”会否在心里感叹一句:“哎,我被方言撞了一下腰!”

  读中师的时候,宿舍里有一女生,常提到她妈妈去卖菜,我们便一直以为她家是菜农,直到有一天,不知谁问了一句:“你们家有多少塑料大棚啊?”她瞪圆双眼,奇道:“我们家又不是种菜的,要塑料大棚干嘛?!”我们这才搞清楚,原来他们的方言中“买”和“卖”是同音,都读“mài”,她每次说的都是她老妈去买菜,而不是去卖菜。哄笑之余,我们忙开始帮她纠正,可偏是根深蒂固改不过来了。于是,以后我们便还是得“提心吊胆”地分辨着她到底是在说买东西呢还是卖东西。

   到苏州来念大学,校园里的同学老师来自全国各地的都有,方言的品种便愈发纷繁复杂起来,其中接触最多的莫过于吴方言了。吴方言中有趣的地方颇多:比如把“说的过他”说成“讲伊得过”,这是倒装;把“不知道”说成“弗(勿)晓得”,这是保留了古汉语中的否定词;最有意思的是加强语气喜欢用“不要太……”,起初,我总是不明白他们说“不要太漂亮”究竟是说人家漂亮呢还是不漂亮,后来问清楚了,便也不由自主地受影响学会并习惯了这一说法,假期回家后有一次不知夸了谁一句“不要太厉害哦”,搞的对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方才猛然醒悟,呵呵,不小心把人家的方言带回老家来了。

  除了吴方言,其他地方的方言也极有趣:譬如新疆乌鲁木齐来的同学说话是喜欢把“一个”放在句末做语气词的,问“你是谁一个?”(你是谁?),答“我一个。”(我。);譬如“姑娘”在长沙是指“姑妈”,而在福州则是指“小老婆”,“老虫”在长沙是指“老虎”,而到了上海则变成了“老鼠”的叫法,厦门话里说“麦穗”是指玉米,“娘仔”是指蚕,福州话“合适”意为“合算”,“各样”意为“特别”;常州无锡一带管“水”念做“xu”,而在南通“xu”则是“尿”的读音;家乡苏北把“太阳”叫“太影”,“天晴了”说“天好了”,“我请你”说“我厚你”……

      不写不知道,一写吓一跳,汉语方言真可谓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了!由此,我不由想到,我们普通话词汇那般丰富,不正是由于不断地汲取了广大方言的丰富乳汁吗!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