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讲普通话真好

  我,祖籍广东,自然会讲一口非常流利的粤语。1950年春,通过层层筛选,政审,体检,我从上千新兵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空军。初到部队,由于方言很重,战友们就亲热地管我叫“小广东”。

  在革命大熔炉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好男儿虽然都有他们各自的方言,但在部队却只通用一种语言,那就是“普通话”!我不得不开始学说普通话。起初是环境所迫,而到后来那可就是欲罢不能了。

  由于姓夏的缘故吧,我非常崇拜新中国第一代著名播音员夏青。我喜欢他说话时的腔调,并刻意模仿他的声音,还时不时地向战友们求教。久而久之,竟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我也从“小广东”逐渐变成了“小夏青”。什么诗朗诵、领读、主持------班级活动一项接一项,而项项都少不了我。那时的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了会说普通话的乐趣!

  1953年3月,我被推荐当了一段时间的解说员,那段日子是我永生难忘的!我从东北来到祖国的首都北京参加全军首届航模展览,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许多领导和部队首长讲解和示范。3月25日,我们接受了一个特殊任务——领导说有重要人物来。我们焦急地等待着……啊!朋友,你能想到吗?前来参观的竟是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刘少奇副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那时的我,我那激动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表!亲爱的朋友,谁能料到,学好普通话还让我拥有了这么一段传奇的经历呢?

  1983年春,由于种种原因我转业到了江苏常州。一下火车,“夏先生”突然便成了“虎先森”(方言音),这让我立马感到了吴方言的威力!正在这时,前边站台上一位操着粤方言的先生连说带比划地叽哩呱啦忙着,而列车员却满脸茫然。乡音!多么熟悉的方音啊!他乡遇故人的欣喜和会说普通话的自豪感使我大步走过去给他们当起了翻译。朋友,会讲普通话简直就是拥有了一把与人沟通、交流的钥匙!

  今年已经75岁的我,会说粤方言、北方方言、吴方言,但平日里讲的最多的还是普通话,我觉得会讲普通话真好!

                                   江苏常州

                                   夏桂华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