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文字持久战

                   书 航

  老爸常年经商,但人人都说他是位学者,不仅写得一手好字,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谈古论今,可谓博学广识。不过老革命也会碰到新问题,比如象他们这样年龄的人,一直是这样写“想象力”的,但如今得这样写“想像力”,“绿树成阴”“林阴大道”怎么看怎么陌生,但陌生的却是正确的。老爸为此据理力争,怎么中国的文字说变就变了?我当然也不甘弱,时代不同了嘛,你接受不了你写甲骨文去!气得老爸戴上老花镜重新审视这些新字眼。

  老爸在公开场合露面,常州话讲得头头是道,一旦上电视,被迫无奈要讲普通话,就惨不忍听了。有时明知那字是什么意思,却不能准确地念出读音来。好在老爸好学,不耻下问:“丫头,这字怎么念?”待鹦鹉学舌完之后,老爸是既知其意,又知其音了。可见我是功不可没呀!

  无独有偶,公公也是下过乡,扛过枪,却对琴棋书画情有独衷,既能作诗也能写词(我这样形容,公公象不象个出土文物?),他的一手毛笔字简直是出神入化,当字帖是绰绰有余的。遗憾的是他给别人写对联、横幅,有好多字我都不认识。我才疏学浅这是其一,关键是公公喜欢写繁体字,虽然这是一种古代文化的延续,但本着说普通话、写规范字的重大使命,我强烈要求公公在平时写便条的时候用规范字,偶尔,“革命老将”也会在我的“强迫”之下皱眉苦笑。

  革命小将——先生,虽然是工科生,但从小耳濡目染,,文章写得洋洋洒洒,语言表达头头是道,只是偶尔也会把“装潢”写成“装璜”,把“模(mú)样”读成“模(mó)样”。指出他的错误时,先生总以“老了,跟不上时代步伐”来搪塞。当然,先生的“歪理”不仅仅在此,比如说曾经的呆(ái)板,现在应该读成呆(dāi)板,类似的例子很多。先生总是说他二十几年一直是这样念的,如今这样念倒错了,说国家语委不负责任,约定俗成的东西怎能乱改。不管他服不服气,汉字演变到今天,变化大了,要善于接受新事物嘛!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当我用智能ABC连打“呆(dāi)板”打不出来,连打“呆(ái)板”到是有这个词组的,我想,用智能ABC打字的人还是挺多的,那“呆板”是不是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如此看来,智能ABC也应该升级了。

  语言文字工作任重而道远,老一辈的人对于汉字文学恐怕已经根深蒂固,需要慢慢地去适应,下一代的孩子应该从小就学习准确的语言文字。本人建议幼儿园的老师普通话都应该达到二级甲等以上,毕竟他们是孩子的启蒙老师。所以,说普通话、写规范字不是一个片刻的过程,而是一个持久的、长期的工作。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