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汉语拼盘化

   时下,外来英语缩写词正长驱直入汉语系统,诸如MBA、MPA、CEO、CPA、IT、PC、DOS、SOS、CTO等等,国产的英语缩写也成群结队地进入社会生活,很多企事业单位都以有个英文缩写名而自豪,荧屏、报端、广告和各种宣传品上充满了他们的创造,还有卡拉OK、BP机、T恤、AA制、IP卡、IC卡等许多中英文相杂的词在市民生活中广为流行。
    如何看待此现象,有人说:“不要大惊小怪,对外开放么,怎能拒绝外来话!”这里,先请读段文字:“APEC的记者招待会后,我约了CCTV、STV的几名记者和一群MBA、MPA的研究生,讨论中国加入WTO后IT业的发展前景以及IT业对GDP的影响。读MBA的张小姐原本想去IT业发展,目标是当CEO,现在感到加入WTO后,IT业风险很大,转而想去Nike公司。而读MPA的李先生却感觉良好,说加入WTO后,政府职能大幅度改革,MPA的毕业生大有用武之地。随后,我们去了KTV包房,唱卡拉OK,大家相约关掉BP机,也不上inter网,兴高采烈,通宵达旦。”请看,将英语缩写词大量地直接嵌入汉语系统,汉语形象变得多么难堪如果任其发展,汉语岂不成了“杂色拼盘”?
   中国文明源远流长,独特的方块字系统形成了与拼音形态的英语完全不同特色与传统。在对外开放不断扩大,中西文化日益交流,我们要不要保留自己的语言文字特色?回答是肯定的。语言文字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和表现形式,一个奇立于世界之林的民族必须有自己的语言文字特色。维护汉语纯洁性,并不是将汉语系统封闭起来,拒斥外来词和外来观念。历史上,汉语一向受到各种外来语影响,并且不断接纳外来词汇。但接纳外来语不等于一律生搬硬套,我们历来有个好办法,就是令其汉化,或音译,或意译,或音意合译,而不是原封不动直接嵌入。例如激光,最初音译“莱塞”,后来译成“激光”;“电视”是意译“革命”则借用“汤武革命”中的词,不都是既传神又很汉语化吗?
   其实,现在流行的许多英语缩写词都有相应的汉语,用起来也很方便,如WTO----世贸组织、MBA----工商管理、IT---计算机业、CEO----首席执行官等等。翻阅《现代汉语词典》,从古至今引入外来词数不胜数,如现在常用的科学、物理、几何、体育、民主、社会主义、干部、市场经济、宪法等等,若当初不使其汉语化,而是直接嵌入汉语搞“拼盘”,恐怕现在的汉语体系早已荡然无存了。汉语所以充满活力和富于表现力,就在于既能吸取外来的新词、新概念,又能将其汉化。认为用汉语无法翻译最新科技词,是对汉语系统顽强生命力认识不足的史相之论。牛顿力学、相对论、进化论、基因论等世界重大科学革命,不都是通过汉语在我国广为人知的么?
   处在改革开放的当代中国人,负有维护汉语纯洁性的历史责任。语言是民众交流的公共工具,其纯洁性必须依靠公共权利来维护,有关部门应当制定法规,直至“汉语保护法”。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曾签署命令维护俄语的纯洁性,值得借鉴。维护汉语纯洁性,传媒责任重大,主流媒体应带头将英语缩写词译成汉语发表、传播。此外,笔者建议设立汉语节,每年举行汉语研讨会和各种交流表演活动,增强人们对自己民族语言的感情。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