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钟瑞
   我坐火车去唐山,对面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跟我用普通话交谈,她说她是丰南人,上北京看姐姐去了。我奇怪地问她:“你是丰南人?怎么说话没有丰南的口音哪?”她说:“哟,出门在外,要说普通话呀!”“那你回到家里还说普通话吗?”“回家就不能说了,要不我妈该说我撇京腔了。”

   评点:推广普通话的初级阶段,必然要经历一个既会说方言又会说普通话的阶段。年轻人外出有说普通话的意识,这是学校教育的结果,也是具有现代意识的表现,至于老年人的语言观念,随着时代前进,也会逐渐变化的。

 其二

  河北一位姑娘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山东小伙子。从第一次见面起,都用普通话交谈。结婚那天晚上,新郎对新娘说:“以后我说山东话吧!”新娘问:“你原来不是一直跟我说普通话吗?”“我不是怕你嫌我文化低嘛!现在已经把你娶进门了,我也该放松放松了。”

  一年后,小宝宝出生了,当宝宝开始牙牙学语时,年轻的爸爸忽然又改口说普通话了。他说:“不能让孩子从小学土话呀。”

  评点:说普通话,是有文化修养的体现。年轻的父母让孩子从小就学说普通话,更是对孩子一生负责的表现。

 其三

  三年前,一位校级军官回家乡探亲,因为在外地工作多年,习惯了说普通话,结果父亲挑他的理儿:“回家了,跟你爹还耍官腔?”今年再回家,他主动说起了家乡话,没想到村长又责备他了:“你在外多年,怎么还说土话?现在咱村儿里都学说普通话呢!咱村办企业的产品都销到外省去了,跟人家说土话,人家会觉得咱产品科技含量不高。”

 评点:看出普通话的价值了吧,市场经济把农村也推向现代化的前沿了。语言是人的第二相貌,现代化的农民要有现代化的语言形象,别再用老眼光看今天的农民了。

 其四

  上海一位检察官去东北出差,在宾馆入住登记时,总台服务员看他身穿制服,就问他:“有家伙什儿没有?”上海客人很奇怪,回答说:“我没有家务事。”服务员说:“谁问你有没有家务事,我是问你有家伙什儿没有?”客人生气了:“我家在上海,在这里有什么家务事?莫名其妙!”

  评点:您听明白了吗?“家伙什儿”在北方话里是“工具、武器”的意思,服务员是问这客人带没带枪支,如果有枪支是要登记的。可是她不说普通话,南方的客人听不懂,难怪人家要生气了。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