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趣事


      话说泥瓦匠大刘不远千里别离老家来到常州,加入那安徽人带班以安徽人为主的班组开始做工,没做几天,就颇感不适:且不提那把“你先洗”说成“你先死”的方式令人啼笑皆非、尴尬之极;尤可气者乃那安徽班长为说方言省事而不向他交代任何任务,有事总由其他工匠转达,其他工匠当然也是一口方言,大刘如听天书,只好小心细问,对方依然以方言答之,大刘再次小心细问,……如此反复,再反复,不仅大刘依然如听天书,且使那安徽工匠颇为不悦,大声呵斥;大刘虽则谦恭忍让,内心却也实难平衡,于是愤而辞职,另谋它业。真是你不说国语我多难呀!

  又说北方之老张迢迢南下,至于广东某城长途汽车站,欲去某县县委办事。车行前,老张与售票员言好,至某县县委时请叫他下车,开始售票员未懂,老张重复后,售票员即点头同意。可直到车至终点售票员也没提醒老张下车,且对老张于终点尚不下车表示奇怪。原来售票员根本就没有弄懂老张所说的“国语”。真是你不懂国语我多苦啊!

  再说文老太太,不远千里来到常州,帮女儿带小孩,于是街坊邻里常有与之搭话者,这可难坏了文老太太,自己满口的韶山话几乎无人能懂,类似日本语的常州话也令老太听而茫然,不知所云。偶有讲国语者,喜坏了老太能听懂,可自己的答语又令对方迷惘之至。真是你说我不说还真不行!

  且再说一香港客人到内地旅游,想吃一碗水饺,极为有礼貌地对女招待说:“水饺多少钱一碗?”可此公语音欠准,让人听成“睡觉多少钱一晚?”女招待勃然大怒,挥手给了客人一记耳光。真是你说国语说的不准也不行!

……

  也许您已听说香港某些商场最近由此促销售手段:您来买东西时若说普通话,您买的东西可享受打折优惠。这倒不失为一个实惠的“推普”手段。


                                          (木子)

普通话趣事

  小时侯,非常羡慕能字正腔圆说普通话的人。

  刚工作不久,一次有外地客户来公司谈业务,星期天到达。公司老板把接待的任务交给了我。老板是上海人,带有一口浓重的海派口音对我说:客人的房间已经定了,在兰苑宾馆,你下午两点钟在大厅等,我已经和客人说好了。星期天我在兰苑宾馆直等到下午六点,也没见客人来。第二天上班和老板汇报,才发现我应该去的是南园宾馆,不是兰苑宾馆。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推广普通话的重要,一心只怪自己没有把事情确认清楚。

  随着经济的发展,各地区交往日益频繁,普通话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然而,因为言语不通而造成的麻烦也经常发生。据报道,某地法庭审理案件,从法官到被告律师均用当地方言,这让外地来的原告及律师异常烦恼,结果一场审理后,原告和律师根本不明就里。

  现在我也离开家乡,来到常州工作生活。初来时,语言不通成了我生活中的一大障碍。好在学校里任教必须用标准的普通话,不必担心不能交流。不过老师是典范,在课堂上传播了不规范的语言文字,会误了学生。记得一次看电视,播映员把“结束”读成“结宿”,我以为播音员是权威,于是在课堂上也就“同学们,这节课到这儿结宿”,课后有同学来纠正我。可见,大到观众群以万计的播音员,小到数十“观众”的教师,不规范的语言会殃及一批受众。
                                   (江涛涛)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