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我这小老师


                南通市虹桥小学 任诗琦

  自从我5岁那年起,连续四年夺得市故事大王比赛的冠军,很多人都叫我故事大王。今年8月参加全国故事大王比赛,我不负众望,荣获特等奖。每次夺冠后,很多人奇怪地问:“你在舞台上怎么会这么老练?”我总是“嘿嘿”一笑:“我从小就这样!”是啊,我从小就当过爸爸的老师、奶奶的老师,还当过老师的老师呢,能不老练吗?
  我两周岁前,爸爸、妈妈教我说的是南通话,要我做一个正宗的南通人。后来,要上幼儿园了,当小学教师的妈妈开始要我学习标准的普通话。我和爸爸成了她的学生。我学得挺好的,还经常纠正爸爸的发音。没多久,我就成了爸爸的小老师。每纠正爸爸一个发音,爸爸就赏我一个吻,当老师的感觉真好!
后来,奶奶从乡下住到我家,奶奶连普通话都听不懂,更不用说讲普通话了。和奶奶一起看电视时,我成了奶奶的翻译。渐渐的,奶奶能听懂一些普通话,我又热心地当起了奶奶的语言老师,一字一句地教奶奶说普通话。后来奶奶回乡下,邻居很奇怪:“你也会说普通话?”“我孙女儿教的。”奶奶总是这样自豪地说。
  我当小老师的瘾越来越大,只要一听到别人的普通话发音不标准,就急着纠正。上幼儿园大班时,老师向家长开课。“小朋友,把小手放在qī盖上。”我一听,马上举手说:“老师,是‘xī'盖,不读qī盖。”老师愣了一下,微笑着说:“不,应该读qī盖。”我急了,大声说:“这个字我没念错,我妈妈特地提醒过我和爸爸。”这一下,课上乱了。老师不知所措,家长议论纷纷。妈妈呢,涨红着脸,朝我直瞪眼睛。“难道真是我错了?”我糊涂了。
  回家后妈妈警告我:“下次不许纠正老师的读音。”“为什么?”我疑惑地问。“因为老师会不开心的。”
  没想到,当了快三年的小老师,这回“下岗”了。
  没过多久,我上小学了。美术课上,正在讲课的老师突然停了下来,生气地说:“有几个同学在‘开小车'。”我一听就知道,他把开小差说成开小车啦!谁知我的同桌站起来四处寻找,“哪儿有小车,没有啊。”老师正要发火,我忍不住了:“老师,是您把开小差说成开小车了。”“哈哈哈”,教室里炸开了锅。
  哎,当惯了小老师,这不,又“犯规”了。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