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拒绝洋缩写

  关于“洋缩写”的议论不少,且大都对它批评有加,只是批评归批评,用却照样在用。为什么?因为它有相当数量的受众。对于当今众多接受过系统的正规教育,且生活方式日益现代化的年青一代来说,“洋缩写”便捷易记、有利于对外交流,实在比诸如“大巴”、“上滑”(上海滑稽剧团)之类不土不洋的蹩脚的汉语简称好得多。
   探寻“洋缩写”流行的原因,其实与某个国家或地区、城市的对外开放程度密切相关。一个社会或一个城市,但凡进入大开放、大变革的时代,其大众语言必然会出现一种特殊的变化,近代上海的“洋泾浜现象”,即为显例。那时,中外人士共同生活在这个面积不大的城市,抬头不见低头见,免不了要靠双方都能听得懂的语文来交流,大量西人、西谷、西物、西学滚滚东来,上海又靠什么来消化?不可否认,“洋泾浜现象”是起了相当作用的。善于改造外来语言,使之为我所用,也成了当时上海城市文化现象中的一个特征。同样的例子,在那些经济发达、开放程度较高的非英语国家或地区、城市也都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洋泾浜”虽然实用,却并不科学,因此它必然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逐渐淘汰,更不可作为今日效仿的榜样。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洋缩写”,不仅个个都有准确意义,且已在国际社会上被广泛使用。我们对它们比较陌生,不能说明“洋缩写”本身不科学,恰恰表明我们对国际社会的通用语还了解不够,认知不多。同时,也表明了我们与人家的距离。
“洋缩写”一多,会不会影响到民族语言的纯洁性,这倒是个问题,但笔者以为,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难。国家有专门研究语言文字的机构,还有那么多研究语言文字的专家,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条件制订积极的措施,将“洋缩写”的使用规范起来。
   比如,定期将国际社会使用频率较高的“洋缩写”列表公布,让大众了解它们的准确含义和用法;再比如,将那些确实不便直接使用的“洋缩写”集中起来,由权威部门统一翻译成易识易记的汉语词汇。当然,这些工作一要及时,二要科学,三要保持经常性。就像日本,每年都有不止一种的新版外来语词典问世。即使在英美等国,使用频率较高的新词汇也会及时收入最新版本的权威词典。这些经验,很值得我们借鉴。
   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规范使用“洋缩写”的困扰,又能让“洋缩写”在日常日常工作、生活中真正发挥作用,岂不是比空喊保护民族语言、不同青红皂白地拒其于国门之外更有实际意义吗?当今的上海,正在以办好世博会为目标而培育新的城市精神,上海能否在规范使用“洋缩写”方面做出一些有益的尝试,大概也可以作为能否尽快与国际社会接轨的一个衡量标准吧。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