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员的苦与乐

  因为多次在朗诵、演讲比赛中夺得一、二等奖,所以1997年,学校推荐我参加了省普通话测试员培训班。

  培训班当时被我们称为“集中营”,那时的同学自然就是“难友”了。且不说对语委余宙老师字正腔圆的发音的仰慕,对实力雄厚的战友敢于大胆应答的欣赏,单是测试必过的单字、双词、作品、说话四项内容的轮番轰炸就把我们累得够戗,再想想学校送我出来培训,万一测试不合格怎么见江东父老?其压力之大令人心悸。然而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模拟测试时,老师指出我存在前后鼻音不分的系统缺陷。

  说实话,我在农村读的小学、中学,进大学前从没学过汉语拼音,教师上课清一色的“乡音”。虽然那时我跟着高音喇叭、收音机学了几句“普通话”,在校会上露脸,在文娱演出中报幕,但我的普通话也就“游击队”水平。进了大学读中文专业,发现城里同学普通话高我几个等级,心里直发怵。于是进行了一通“恶补”。考试成绩虽然名列前茅,但平翘舌音、前后鼻音的疑难杂症依然未能攻克。到中学任教语文,字典翻得勤,平翘舌音的问题基本解决,但因前后鼻音在课堂上卡壳的尴尬就在所难免了,这次栽跟头并不是什么意外。

  当时我诚惶诚恐:再也不能讳疾忌医了,这个毛病不根治,就不能取得测试员资格。出路只有一条:放下包袱,练!我拿出小学生的姿态,向老师讨教发音的部位、方法,观察老师发音的口型,听磁带跟读,自己仔细揣摩、反复操练,并请“难友”毫不留情地指正错误……就这样,我慢慢悟出了其中的决窍,啃下了前后鼻音这块“硬骨头”。从此我的语音面貌产生了一次大的飞跃。

  当测试员后,我对自己的普通话有了新的更高的要求。除了在学校讲普通话,在家里跟儿子交流也用普通话。上课时,我请班上同学随时指出我发音中的问题,提出意见的同学有奖;当儿子纠正我的个别发音时,我总是特别谦虚。几年来我养成了一些习惯:看电视新闻、读书时间等节目时跟着说,觉得有问题时查字典。听同事的课、校领导的报告另外记一项读音不正确的字词,交流时必说无疑。看书报、打字、唱歌总是特别留意前后鼻音、平翘舌音,好像条件反射似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自我加压,处处留心,经年累月,普通话与时俱进。

  作为一名省级普通话测试员,我深知语言文字工作的根本任务,是使语言文字社会应用的规范化、标准化水平与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为提高全民族科学文化素质、解放发展生产力服务。因此,近年来,我遵循认真严谨、高度负责的原则,利用节假日,积极投身语委组织的对中小学教师的普通话培训和测试工作,培训、测试数千人次。着力在校园文化建设中优化语言环境,把普通话水平纳入评课体系,使规范的语言文字成为优化课堂教学有力的手段。带领师生走入社区、检查、更正不规范字和用语,推广普通话,使这项工作校内校外结合起来,为推普工作尽了绵薄之力。

  推普活动中,我饱尝奋斗的艰辛,领略到成功的喜悦,享受着自我提升的乐趣。祖国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瑰丽多姿使我折服,让我心灵纯洁,精神富足!(李凤)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