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聊斋:大笑中学、路边文字和快乐


●邵双平

    出门的时候我喜欢眼观六路东张西望,有时是看美女,有时是看美景,有时是寻找街边那些有趣的文字——它们一般包括广告、标语、招牌以及不知是谁的涂鸦,这也许是因为常年与文字打交道形成的怪癖,不过好在常常有快乐的发现。

   “吃饭补胎”是早两年坐车在公路两边经常看到的招牌,这是兼营汽车补胎业务的路边饭店打的广告,虽然言简意赅,但让人忍俊不禁,“吃饭补胎”,那么女人怀孕就用不着吃那么多叫不出名目的滋补品,多吃饭就行了。遇到路边饭店多的地方,一溜儿的“吃饭补胎”,蔚为壮观,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有时候快乐的发现其实来源于误会。有天晚上和几个朋友一道坐出租车从上海人民广场去外滩的海鸥饭店,路边看到一墙上有大标语:“上海申办2010年世博会一亿万全球华夏儿女的共同期盼”。我顿时觉得有些纳闷,全世界人口不过六十亿左右,哪跑出来“一亿万华夏儿女”呀?地球上的人口数量恐怕永远也到不了这一天,司机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车过外白渡桥时心念一动,突然明白那个“一”字应该是个破折号。一般破折号应该占两个字的位置,而这儿只占了一个字,并且还比一般破折号略粗一点,结果被我看成了“一”字。“亿万全球华夏儿女的共同期盼”,这就对了。

   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误会。有个在杭州上班的女孩告诉我,她每天上下班都要路过一所“大笑中学”,学校的名字居然叫“大笑”,实在是古怪之极,弄得她每次看到这个学校就想大笑。后来她才明白,那个地方叫大关,学校的真实名称应该是“大关中学”,因为字体有点草,“关”看上去很像“笑”。虽然弄清楚了谜底,但她潜意识里还是常常觉得是个笑字,以至于每次路过都忍不住想笑。

   喜欢写“词语笔记”的作家黄集伟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他把一辆“看房班车”念成了“看班房车”,房产公司带人看新房的车子,结果误读成了看监狱——班房的车,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为了避免误会,他因此建议房产公司将车改名为看房专车。

  1999年我曾在海南的一个小城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一天晚上和几个新结识的朋友上街闲逛,走着走着,一个家伙突然指着前面一个广告哈哈大笑,问我们有没有看出什么问题。那是一个服装市场的招商广告,上面写着每摊位每年一次性交3.5万元。我们琢磨了老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看大家莫名其妙的样子,那家伙于是大声念了一遍广告,读到“交”的时候故意重重地停顿了一下。大家顿时恍然大悟,纷纷笑骂他脑子尽往歪处想,把别人好好的广告给糟蹋了。

 

 

Copyright(c)2003-2004 常州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4.0以上浏览器,分辩率800*600观看